本文作者:大马神婆星座网

读懂《红楼梦》才知道,什么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大马神婆星座网 2周前 ( 11-19 00:36 ) 26 抢沙发
原标题:读懂《红楼梦》才知道,什么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读懂《红楼梦》才知道,什么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第1张

只有成为一个高贵的人,才能支撑得住一个高贵的家族。

作家苏岑在《真实的上流社会什么样》中将“上流社会”分成了三个等级:

第一等级,既富且贵。

这是贵族中的贵族,财富和社会地位并重。

第二等级,非富但贵。

虽经济实力不足,但在社会生活中能够享受到应有的尊重。

第三等级,富但不贵。

虽然有钱,也仅仅被称为暴发户,即便家财万贯,也当不得一个“贵”字。

她将前两者称作真正的贵族。

中国最为人熟知的贵族,莫过于《红楼梦》里的贾府。

读懂《红楼梦》才知道,什么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第2张

展开全文

01

每当我们翻阅《红楼梦》中荣宁二府的奢华与排场,总会被书中文字摇曳得心驰动荡。

初始的时候你会惊叹于贾家钟鸣鼎食的奢靡,但是仔细品味你才发现,真正的贵族,从来不是物质的堆叠,而是一种精神的富足。

记得刘姥姥第一次进大观园那一回,面对无数的玉盘珍馐,贾母和薛姨妈让凤姐给刘姥姥布菜,说起一个简单的家常菜“茄鲞”。

“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签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了,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

贾府的饮食早已超越了珍馐美味的世俗层次,讲究的是新鲜细巧,追求的是生活的多姿多彩。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面对别人“孝敬”的金银珠宝,贾母无动于衷,反倒是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带的一堆“枣子、倭瓜并些野菜”,在大观园大受欢迎。

近代学者储安平通过对中英两国贵族社会的观察,说过这样一句话:

“凡是一个真正的贵族,他们都看不起金钱……一个真正的贵族是一个真正高贵的人。”

真正的贵族不是不爱钱,不花钱,而是懂得物质真正的意义,他们更关注生活本身,明白物尽其用。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的时候,贾母想起库房里有存着不少精美的“软烟罗”。

那是连王熙凤看着都眼馋的物件,但是她却让人都找了出来,除了给黛玉潇湘馆糊新的窗纱,她自己也挑选了一匹雨过天青颜色的做帐子。

随即又命令王熙凤,如果还有多余的,就给刘姥姥两匹,或衬了里子给丫头做坎肩穿。

最后贾母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白收着霉坏了”。

富贵,在许多人眼中是一对连体婴。但是,“富”从来和“贵”没有必然的联系。

贵族真正有贵气的不是奢华的外表,而是一颗“不以物喜”的心——既能享受物质带来的生活乐趣,也从来不做物欲的奴隶。

读懂《红楼梦》才知道,什么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第3张

02

钱穆先生在研究中国古代的世家贵族时,曾经感慨说:

那些世家大族,事实上是“门风多宽恕”,非常宽厚的,“志尤惇厚”,他们的内在性格,都是以敦厚纯良作为教育子弟的最高原则的。

看过《红楼梦》的人,很多不喜欢贾政。

但是曹公对他的评价却甚高:

他借林如海之口说贾政,“为人谦恭厚道,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

当穷秀才贾雨村拿着林如海的书信来求向他求助的时候,贾政义不容辞,书中写道:

“且这贾政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济弱扶危,大有祖风。”

这是不仅是贾政的个人品质,更是贾家一以贯之的家风。

《红楼梦》第四十回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面对这个来自乡下,比自己还要大几岁的穷老太太。

贾母不仅没有半点轻视,反而因为刘姥姥的幽默智慧、亲切可爱,对她青睐有加。

“我正想个积古的老人家说话儿,请了来我见一见。”

贾母领着刘姥姥把孙子孙女住的处所,甚至连妙玉修行的拢翠庵,都一一走到了,瞧了个遍。

贾母的热情不仅是因为她对同龄者的尊重,更源于根植于内心的那份教养。

还有一回在清虚观,一个小道士不小心撞了凤姐,在一片“打打打”声中吓得魂飞魄散。

但是贾母看见了却赶忙说道:“快带了那孩子来,别唬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那里见过这个势派。倘或唬着他,倒怪可怜见的,他老子娘岂不疼的慌?”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慈悲与善良才是一个贵族真正的财富。

国学大师牟宗三先生曾经告诉我们:

贵族有贵族的教养,这个“教养”就是贵族区别于一般人最关键的一点,品位、生活方式、文化涵养,即便我们现在都读了大学,我们未必有那种教养,这是非常不一样的一种内在要求。

富人是指物质上的拥有,但贵族则一定是精神上的丰盈。

读懂《红楼梦》才知道,什么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第4张

03

苏轼在 《三槐堂铭》中写道:“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贵族世家除了坚守着优雅的门风之外,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极度重视后代子孙的教育。

身为商家之女的宝钗,无时无刻不把“我们祖上也是读书人家”这句话挂在嘴边,生怕别人误解她家庭教养欠佳。

无他,皆因商家即便大富,也不能称为贵族。

读书不仅可以使你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也是一个人文化和教养的修行。

所谓“富不过三代”,是因为再多的财富,也买不到精神的高贵。

唯有读书,才能够让世家贵族得以代代相传。

小时候读《红楼梦》,看到贾宝玉被贾政逼着读书,颇有些感同身受地埋怨贾政的专横与霸道。

等到成年以后再读红楼,看到曹公背后曾经庞大的江南织造家族在一夕之间轰然瓦解,恍然大悟,为何《红楼梦》是一片悲凉的底色。

因为红楼中的那群贪图享乐的“富二代”们,未尝不是曹公年幼时的亲眼见证。

读书,在很多人看来是书中的“主要矛盾”之一。但是从曹雪芹对贾政的评价可以看出他从来不曾反对读书。

作为荣国公的次孙,贾政看似古板,但是“自幼酷爱读书”的他始终是一个谦虚有礼的君子作风。

这与那个靠着祖上蒙荫,成为纨绔子弟的兄长贾赦形成了鲜明对比。

后来贾政不仅成为荣宁二府最显贵的牌面人物,还因为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为人称道。

贾政不是在压迫孩子,他是在以身作则地告诉孩子读书的意义,这是贵族的一种传承,更是身为贵族的一种使命。

作家吴冠琪在《什么才是真正的贵族精神》一文中说:

“真正的贵族精神,第一位的是文化的教养,抵御物欲主义的诱惑,不以享乐为人生目的,培育高贵的道德情操与文化精神。”

“真正的贵族精神,第一位的是文化的教养,抵御物欲主义的诱惑,不以享乐为人生目的,培育高贵的道德情操与文化精神。”

于是,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红楼梦》第二回出现的“正邪两赋”会被看作全书的总纲。

因为曹公想要告诉我们一个非常明确的道理:

人格的塑造,多半是在后天家庭环境里导引而形成的。

家风和门风,远比个人的天赋和能力要重要得太多。

读书为明理,明理为修身,修身即为做人。

只有成为一个高贵的人,才能支撑得住一个高贵的家族。

苏岑说:“整本《红楼梦》实在是一部封建社会的世族列传,形形色色的世族非世族子弟进进出出,演绎一段人间浮世绘。”

读懂了《红楼梦》,你就会明白什么是中国真正的贵族。

贵族,是一种精神,也应该是每一个中国人内心的图腾。

建筑林立、霓虹闪耀的城市中央,熊熊燃烧着一个巨型火球。它熔化了四周的建筑,炽热如同坠落的太阳。

它将黑夜照如白天,朝四周喷出汹涌的气浪。路上停靠的汽车被尽数卷翻,无数玻璃碎渣闪着琉璃之光,如子弹般密密麻麻地射进林立的建筑堡垒,留下了蜂巢般可怖的伤痕。

这里地脉崩断,楼房倒塌,仿若世界末日。

很难见到人们的身影,大多被高速飞行的玻璃渣射成了筛子不知倒在何处。

明亮的火光里,可以见到许多白色的身影奔命而走,他们瞳孔闪着莹绿色的光芒,皮肤白的吓人,行动僵硬却有力,像是一群双脚疾走的巨型蜥蜴。

整个城市如同碎裂的蜘蛛网,将人困在里面逃脱不得,周边还有一群白色的食人怪物。

唯一觉得这幅场景美的只有唐桧楪,她闲庭漫步在燃烧的街道上,瞳孔里也是炽热的火焰,赤红如她及腰的长发。

她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里面是红黑的布格短裙,白皙修长的腿裹着纯白丝袜……这是石楠中学的秋季校服,市内为数不多敢挑战传统的私立高中,有钱人总得穿的体面点。

“啊!救命!有,有怪物!”这是一个侥幸在爆炸中幸存的男人,胡子拉碴头发焦黄。不过他很快被那些白皮怪拉了回去,没能嚣张地喊出下一句台词。

唐桧楪远远地看着这副场景,内心没有丝毫波动甚至有点想骂人。

“又是一个根深蒂固的旧人类。”

……

现在是2030年,在众多科学家的努力下,人类开始进化。

新人类拥有更强的身体机能,佼佼者甚至可以一拳打爆一座房屋。就基因而言,双螺旋结构进化成六螺旋结构,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

但是同样的,进化伴随着风险,进化失败的人类被称之为“亚人”,虽然身体机能被加强,但是大脑异化严重,智商低的同时伴有强烈攻击性,就像嗜血的野兽。

鉴于世界各地“亚人凶杀案件”频发,联合国禁止了“人类进化方案”,人类的进化被滞缓。

为了更好维护城市治安,国家成立了多个治安组织。其中以新人类为主战力的“黑骑士”,“圣杯”以及“独立营”。

……

唐桧楪曾隶属于“黑骑士”,不过现在跳槽了,还把老组织黑骑士的分部基地炸毁,放跑了一群亚人。

唐桧楪注视着那个可怜人,他在被亚人撕咬后开始全身泛白,被吞食掉的手臂又迅速长出,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然后屁颠屁颠地加入游走的亚人团体。

亚人身上的新基因可以通过血液感染,使普通人类开始基因突变从而进化,只是不知道最后诞生的是新人类还是亚人罢了。

“新生是如此简单,但清醒后还是不是自己呢?。”唐桧楪喃喃自语,全身基因都被改了,自己可能已经不再是自己。

沉思片刻的唐桧楪立马放下心中疑问,开始极速奔跑起来。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预言屋的老板说过,今天会有“七大罪之首的傲慢”诞生,他会改变所有人的命运。

而自己必须找到他,找到“傲慢”,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必须让他加入圣杯。

唐桧楪疾驰在马路中间,在未被殃及池鱼的车上穿梭,两边的风景像走马灯一样变换。

忽然,她停住脚步,静静地站在一辆奥迪车顶棚上。

远处传来隆隆风声,由远及近,这一刻竟比爆炸声还要剧烈。

一架机身侧边漆着两柄白色长剑的黑色直升机,从远处飞来,稳稳地悬挂在唐桧楪头顶。

“你以为这么简单就可以跑掉吗?”

飞机内传来清脆的声音。

一个穿着皮卡丘睡衣的女孩从机门处直接跃下,如陨石撞地球般狠狠地砸进了一辆宝马车上,整个顶棚都凹陷下去,惨不忍睹。

但是女孩表现得很平静很端庄,落落大方尽显淑女风范。除了皮卡丘睡衣有点掉分,双腿在车顶陷得太深显矮外,其他毫无问题。

“老婆……”

“嗯?”唐桧楪静静地看着她。

“脚陷里面了,拔不出来,帮我一下。”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打破局面的是唐桧楪的噗嗤一笑。

“喂老婆你咋回事,笑什么呢?!我白来了?能不能有点良心?”

“天伊你不想抓我回去?”

李天伊就是皮卡丘女孩,和唐桧楪同期进入黑骑士实习的好朋友,关系好到每天睡一张床,每天聊哪个男生好看哪个男生千万不能要的好闺蜜。

“抓个头啊,我要是把你抓了,那我以后没钱吃饭谁帮我垫付?而且我还没帮你物色男朋友,最近新来了一个实习生长得挺俊俏,就是胆儿太小连拳头大小的蟑螂也怕。”

李天伊说着说着语气哽咽起来:“你真的要走?圣杯并不一定能实现你的愿望,不过是个和黑骑士同名的组织而已,圣杯能做到的难道黑骑士不能吗?”

“理念终究不同,理念……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互相看着,眼里写满了不舍与抱歉。

“我走了,预言的傲慢就要诞生,如果能让他支持我,或许就能改变现在的格局,实现我们的愿望。”

“其实我们这样也挺好啊,不用非得实现什么愿望。每天四处巡逻,叫叫外卖,养养流浪猫,再处个男朋友什么的,我觉得很完美。当然你要是不想要男朋友也行啦,反正有我就够了,到时候咱们领养一个孩子我当爹你当妈。”

唐桧楪摇摇头,将衣服领口往下一番,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不过锁骨固然精致,但颜色却白的吓人,就跟刚才那群亚人一样惨白惨白的。

“等亚人彻底被清除后,就轮到我们啦。旧人类不会给我们自由,我们不过是一群生物兵器而已。他们害怕亚人,其实也害怕我们,这样下去别说你梦寐以求的男朋友了,外卖小哥愿不愿意给你送外卖还是个问题呢。”

李天伊沉默,她一直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好害怕啊。

害怕反抗会遭到组织的报复,害怕好朋友会永远离去,害怕第二天醒来自己不是睡在柔软的席梦思上而是冰冷无情的实验室……

害怕的东西太多,让她无法继续思考。她多想在这黑暗中有人伸出手带她离开,然后浑浑噩噩过她不思进取的废物生活就好了。

但是没有人,唐桧楪也不会伸手。因为唐桧楪的未来必然充满鲜血与未知。

“你,走吧。”李天伊低下头,眼眶通红,不想被唐桧楪看见。

“嗯,那我走了,你记得……喂猫。”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不然我被发现玩忽职守可就麻烦了。”

唐桧楪听完朝远方奔去,临走前狠狠地看了一眼李天伊,一个瘦弱的背影像根针一样直挺挺地插在宝马上,可怜又有点滑稽。

过了很久,李天伊觉得眼泪干了才抬起头,扯了扯嗓子觉得声音没问题后接通了蓝牙电话。

“喂喂喂,这里是A12区,目标已逃跑,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李天伊你是不是吔屎了?这都没抓住?目标可是被好几发利多卡因子弹打中过的。你是不是故意放跑她?”

“队长我没有,我打不过姐姐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有多暴力,你自己过来看看,把我打进一破宝马里,脚至今没拔出来呢。今天刚涂的指甲油,估计现在都刮花了。而且那什么子弹能有啥用啊?能破掉姐姐的物防吗?”

“嘈,花里胡哨的,你就等着辞职滚蛋吧。黑骑9队全员撤退,滚回去给我写报告书!李天伊你给我写满三万字!一个字都不能少!”

“哦,知道了。”李天伊嘟着嘴,皮卡丘那俩耳朵晃啊晃的,看起来贼可怜。

“唉,刀子嘴豆腐心,可怜的队长啊,估计又要被总队长骂喽!”挂掉电话的李天伊全身放松,轻笑道。

市区现在被一群身穿黑色风衣的人围住,开始关门打狗清理门户。他们游走在燃烧的街道上,手起刀落就是一片。后边几个背着背包的家伙不知道喷着什么,把亚人死后的血液全给喷没了。

黑骑士做事向来干脆利落。只是李天伊是个例外,她颤颤巍巍地把脚从宝马车里拔出来,跑到一个贩卖机前狠踹两脚,掏出一瓶可乐优哉游哉地畅饮起来。

“唉,我的人生就两大快乐,一个睡唐桧楪,一个就是喝可乐,现在只能喝可乐了,唉。”

李天伊单脚踩在矮栏杆上,颇有一种黑道头头的风范。

正当李天伊放松警惕,沉浸在肥宅水的时候,她身后忽然一阵白光扫过。

那是一只亚人,白色的鳞片覆盖全身,荧绿的竖瞳闪着嗜血的光芒。

李天伊闪身跳到一辆面包车上,堪堪躲过了亚人的必杀一击。她双眼微眯,打量着眼前这个亚人。

“啧啧啧,黑骑士的走狗啊……还是七大罪里的一位,让我猜猜看,你是哪一个呢?”

“脑子没问题,可惜年纪轻轻就地中海,你是被关押的A级亚人姜长贵吧。”李天伊一口将可乐饮尽,把易拉罐捏扁随手一丢。

“呵呵,能让七位大人中的一个记住,那真是我的荣幸啊。”

姜长贵每说几个字,都要故意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舔嘴唇,口吐热气,简直变态。

李天伊也有点受不了这种家伙,右手一挥,突然就握住了一把成人高的巨刀,像是变魔术一样。

“啧啧,暴怒之刃啊,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看来你就是黑骑士里面的最强杀人犯李天伊了吧。”

“最强倒是说不上,我姐姐可比我强多了,不过长得美有天赋聪明伶俐专治各种不服和傻叉倒是真的。”

说着李天伊握刀跃起,红黑色的暴怒之刃斩在亚人姜长贵锋利的爪子上,带起一阵火花。

“真是皮糙肉厚的家伙。”李天伊说话的时候青筋暴起,完全没有刚才的淑女风范。

“嘿嘿嘿,人们都说新人类才是进化的正确道路,可是亚人哪里差了?只要度过懵懂期唤醒理智记起回忆,那不就是比新人类还要强大的超人类吗?那才是人类最正确的进化道路啊!哈哈哈哈!”姜长贵空手接白刃后自信心极度膨胀,叨叨了半天。

“满嘴喷粪!吔屎把你!”李天伊自握住刀后,就有点暴躁一直骂人。

黑夜中,两个身影在短短几秒里对砍了几十回,宛若两头抢食的猛虎。

“嘿嘿,我向来对女士保持绅士风度,可没想到能遇到一个比泰森还凶恶的女人。”

两人的刀爪又狠狠对接,互相用力朝对方的脖子上压过去。

“哼,就你这种地中海还绅士风度,老娘不一刀砍死你就愧对那些被你霍霍的美女了!”

刀爪立马又分开,不一会儿又对拼在一起,来来回回又是几十下。动作虽然重复简单,但是招招致命,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把命交代在这里。

“七宗罪每把武器对身体的要求都很高,只有极少数人类可以使用。不过他们对身体的负荷更是剧烈,就像是毒品一样,能给你们力量让你们沉沦,但是又会吸干你们。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啊小疯婆子,哈哈哈哈。”

“md,真是对你太好了没一刀砍死你,竟然还能说那么多话?”

“哼。”姜长贵冷哼一声,抓住了这个空挡,准备一招致命。

“既然你知道那么多,那应该知道七宗罪的掌控者随便哪一个都能轻易杀死A级亚人吧。”

“你?!难道……”姜长贵前进的步伐停了下来,语气结巴,如鲠在喉。

“玩这么久还没杀掉你,当然是因为我还没尽全力啊!”

“啊!”李天伊怒吼起来,一跃而起准备给予姜长贵最后一刀,原本站立的位置不堪重负凹陷了一大块。

“太早了,还不能杀了他。”

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一个黑衣人,全身都是黑的。黑色的风衣黑色的面具黑色的裤子,简直就是一头黑色的山羊。

他右手一挥,一记风刃就朝着李天伊袭去,打歪了李天伊的大刀。

不过暴怒之刃还是砍在了姜长贵身上,力气之大硬生生撕下了他的右臂。

“你是谁?”李天伊暴起的青筋忽然隐藏下去,狠狠盯着这个虎口夺食的不速之客。

痛到五官扭曲的姜长贵见到时机成熟,立马连滚带爬头也不回地朝反方向跑去,像一条被痛打过的落水狗。

李天伊本想追过去再补一刀,但是那个黑衣人又挥出一记风刃拦住了她的去路。

很明显,这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黑衣人不想和她打架,只想放跑那个地中海变态。

难道是基友?

李天伊不得不这么想,谁闲着会来救一个A级的亚人?既然来救了,那肯定是有一腿。

“你丫的到底是谁?敢跟老娘作对的家伙都已经埋钱塘江里去了。”

“哈哈哈哈你好暴躁哦,脾气这么差可没男人敢要你了。”

“你……”被戳到痛处的李天伊有点愤怒,握着暴怒之刃的右手青筋隐隐暴起。

“好啦,我也不想跟你打,那个人命中注定不该死在你手里,所以还不到他死的时候呢。”

“那该死谁手里?你吗?”

“当然,也不是我。”黑衣人轻声道:“是你梦寐以求的傲慢手里啊。”

“傲慢?你难道是……预言屋的人?”李天伊瞪大了眼睛盯着黑衣人。

“预言屋?不过一群没脑子胆又小的恶魔而已,哪能跟本大爷相提并论。”

“那你……”

“嘿嘿,时间到了。”黑衣人手指夜空,一架直升机正缓缓飞来,看标记是黑骑士的支援部队。

“我走了,暴怒,以后还会再见的。”黑衣人转身走入黑暗。

黑暗的小巷里慢悠悠传来一句:“母老虎也挺好的,我也蛮喜欢的,就是胸太小。胸这么小也敢乱发脾气,真有自信。”

“我特么打死你!”李天伊手持大刀就要冲进去干。

“李天伊你特么干什么呢?放跑目标就算了,一个小时了,A12区还没清理完?你是不是白活18年白吃了18年的饭?”

飞机上跳下来一个寸头大叔,一把小手枪握在手上十分显眼。

“呃……”怒火中烧的李天伊忽然打了个冷颤,马上变换表情楚楚可怜地朝队长抹眼泪:“队长,有人骂我!”

……

“爱情,爱情是什么?爱情是你们现在不配拥有的东西!以后谁再让我看到深更半夜,夜自习下课卿卿我我的,都给我滚回家养猪去!让你们知道学习来之不易,学习的快乐!”

一个秃瓢油腻男在讲台前晃来晃去,扯着嗓门对班里的学生进行心理辅导。

他是十班的班主任,据他说他家世代养猪,能出来读书那是十分不容易的,如今过来教书,没想到学生还没猪聪明。

“四班班花张菲和咱们班的杜金辉亲亲被发现了。当时老邪联手教导主任 and 副校长,强强联盟、集体捉奸,这俩家伙站司令台上秀恩爱首当其冲,多半明天要被通报了。”小胖子坐在后两排,把刚听到的消息。

“哦。”王艺博翻着东野圭吾的《恶意》敷衍了事地点点头,他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兴趣。

“唉,老邪厉害啊,又拆散一对。肯定是宵夜吃完闲着没事逛操场,被那群比嫉妒死了。”陈家豪一阵窃喜,他一直是个蔫坏儿的家伙,平常闲着无聊还会在别人椅子上放笔盖头,让人体会被爆菊的清爽。

老邪叨叨了半小时,讲得口干舌燥,慢腾腾地挪步回了办公室。

“金龟金龟,咋样?老邪说你啥没?”班主任一走,教室就热闹起来,全是幸灾乐祸的。

“没事没事,老邪说只要我好好学习,他不告诉我家长。”

“真的假的不能吧,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表里不一真小人老邪啊!”这是班里的小胖子汪永杰,口才贼好,“诶,不过你啥时候泡上张菲了?你不是有女朋友在二班吗?经常给你钱花的那个?富婆你不要,换了个普通的?”

杜金辉摇摇手道:“分了分了,别提她了。我长这么帅会缺钱吗?当然要找颜值棒身材好的!”

“你牛批!可你不知道史津港在追张菲?你把人家到嘴的鸭子给叼跑了。”胖子乐呵一笑,声音一点没掩饰,眼神还往班里前排的学霸史津港撇去,一副幸灾乐祸不恐事大的样子。

史津港正在写作业的手抖了抖,没说话,继续埋头假装不在意,但是本子上只有触目惊心的划痕。

“杜金辉,外面有人叫你。”坐在窗边的一个女生高喊。

“我?”杜金辉手指了指自己,一脸疑惑。大晚上的已经有一堆人轮番找自己谈心,竟然还有……难道是张菲想自己准备约一晚?

杜金辉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脸上笑嘻嘻的。

“艹尼玛!”

只听外面传来一阵细弱清脆的骂声,杜金辉的前女友泼完一杯水后就携杯狂奔而走。

整个教室再次陷入疯狂。

最先疯的是胖子,他用厚实的肉掌怒拍桌子大吼:“杜金辉出轨被泼热水喽!杜金辉出轨被泼热水喽。”

后面一排的男生笑的笑吼的吼,以群魔乱舞之势欢呼雀跃。

“嘿嘿嘿。”杜金辉听到了班里的喧闹声,在外边理了理头发,没心没肺地笑着走了回来。

全班惊呆了。

“卧槽,你就这么回来了?”胖子有点为富婆打抱不平,就算是个人也得一副哭脸回来吧。

“分手好分手好……”杜金辉不好意思地朝班里同学笑了笑,迅速跑回自己座位,冲着胖子低声道:“太爽了!终于分了,泼的是冷水不是热水,尝起来甜甜的。”

纵使王艺博看过再多言情小说也不够理解班里忽然发生的事,他忽然感觉原来自己也是蛮优秀的,除了长得不帅外,起码对女生不会像杜金辉这样花里胡哨。

理科班的人总是这样没心没肺,在第二节夜自习下课,都自管自跑宿舍玩去了,丝毫不搭理今晚的最佳男主角杜金辉。

王艺博也有点兴奋,像是打了鸡血,果然幸灾乐祸是人类的本性。

陈家豪右手搂着艺博往宿舍走,感叹世道不公,连杜金龟那家伙都有女朋友并且脚踏两条船,而自己还是个光棍。

王艺博完全无视陈家豪的骚话,眼神朝前望去,小树林在夜色的灯光下摇曳,树林下有几个女生并排走着。

走在最左边的女生附和着另外两个女生的谈话,语气有点冷淡。

王艺博认识她,她一直都是这样冷淡,不太会说话。在同学间也是一个隐身人,没有存在感。和自己一样,如出一辙惊人的相似,也一样爱看各种小说。

陈启涵,以前的初中同学,以前的同桌,也是自己暗恋的对象。

王艺博记不得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得她。她长得不算漂亮,但是气质好,每次和她谈小说里的奇异情节她都会笑,可能是她天真无邪的笑容吸引了自己吧。

“艺博。”

“嗯?”

陈家豪忽然一副严肃的表情盯着自己,让王艺博头皮发麻。

“你刚才发呆看什么呢?怎么没听我说话。”

“没什么,想金龟了。”艺博拿出金龟挡枪。

“哦,那金龟真逗,上次还跟我们炫耀他脚踏两只船没被人发现。今晚就被老邪拆穿,还被泼水,人生巅峰了!”陈家豪笑得前瞻后仰。

“碰……”突然,一阵爆破声音从远处传来,周围建筑一阵晃动。

“地震了!去操场!”陈家豪拉着艺博就要跑。

但是还没跑几步,地面的晃动一会儿就平息下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学生们在将信将疑之间在操场和宿舍之间徘徊。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