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大马神婆星座网

神秘消失五年,低调归来发现妻女受辱,10万将士连夜奔袭包围仇家!

大马神婆星座网 2周前 ( 02-24 00:39 ) 15 抢沙发
原标题:神秘消失五年,低调归来发现妻女受辱,10万将士连夜奔袭包围仇家!

神秘消失五年,低调归来发现妻女受辱,10万将士连夜奔袭包围仇家!

中海市,全城戒严。

一架飞机,在中海机场缓缓降落。

数百名荷枪实弹的战士,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机场上。

所有战士,眼神崇拜的望着刚刚降落的专机。

陈宁踏着黑色战靴,从专机上下来。

“立正!”

“敬礼!”

随着现场一名战士,响亮有力的喝令声落下。

现场数百名战士,动作整齐划一的敬礼,齐齐吼道:“恭迎少帅,莅临中海!”

少帅陈宁,北境战神。

少年投军,屡战屡胜,五年来在北境立下赫赫战功。

也正是因为有他镇守国门,才能屡挫来犯敌寇,才有大夏今日的繁荣稳定。

陈宁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过此时他微微皱眉,对身边的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过,要低调的吗?”

典褚尴尬的道:“少帅,我已经通知过中海方面了,没想到他们还是如此高调。”

陈宁:“吩咐他们解除戒严,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着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礼:“是,少帅!”

陈宁孤身走出机场,平日以沉稳著称的他,心情竟然紧张激动起来。

五年前,他因母亲过世,喝得酩酊大醉,倒在街头。

一名好心女子救了他,但是他在醉酒的情况下,却跟她发生了关系。

他醒来之后,她已经离开。

他一直想方设法寻找,苦苦找寻了五年,最近才终于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却因为当年跟他一夜露水,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宋清清。

陈宁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们这些年受苦了。

我这次回来,一定要让你们苦尽甘来,给你们母女一个璀璨的未来。

......

天姿公司,会客室。

身穿职装套裙,打扮得干练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户黄得志谈合同。

此时,她俏脸布满愤怒的瞪着这个臃肿男子,羞愤的拒绝道:“对不起,黄老板,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种为了业绩而出卖自己的人。”

她说完,转身要走。

黄得志伸手拦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眯眯的说:“宋小姐何必生气,我不就是让你穿你们公司最新款内衣,看看效果嘛!”

“话我搁在这里,如果你原意穿给我看。我满意之后,立即下五千万的订单。”

“另外,我私下再奖赏你一百万,怎么样?”

宋娉婷愤怒道:“黄老板,请你放尊重点!”

黄得志冷笑起来:“尊重?”

“整个中海上流社会,谁不知道你这个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还装什么冰清玉洁?”

宋娉婷脸色煞白,未婚生子这件事,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也让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别人说,没想到黄得志竟然当面说她痛处。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释,至于我们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为止,失陪!”

黄得志望着靓丽动人的宋娉婷,又看看会议桌面上的衣物,笑道:“宋小姐,我黄某看上的女人,从没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

随着黄得志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两个保镖,已经满脸坏笑的一左一右包围了宋娉婷。

宋娉婷惊怒交加:“你们想干什么?”

黄得志笑道:“我爱慕宋小姐,宋小姐不识趣,那就别怪黄某粗鲁了。”

宋娉婷闻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忽然朝着门口冲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却被黄得志两个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颤声叫道:“救命,来人,救命啊......”

黄得志狞笑的说:“哈哈,我故意挑即将下班的时间过来的。这个时间点,你们公司的员工们早已经下班走了,现在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宋娉婷没想到黄得志这么卑鄙,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绝望而无助。

黄得志望着被他两个保镖按住双手的宋娉婷,道:“不要哭”

话语未落,忽然轰隆一声巨响。

会客室的门被人整块踹飞,重重的砸在黄得志等人面前,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一个身材挺拔,剑眉星目的男子走了进来,正是陈宁。

宋娉婷见到陈宁,身体猛然一颤,是他!

刚才差点被黄得志侮辱,她都强忍着没有落泪。

此时见到陈宁,眼眸中的泪水却再也控制不住,断了线般滑落。

陈宁见到她落泪,这些年心冷如铁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阵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却在醉酒的情况下,跟她发生了关系。

这五年来,陈宁一刻都没有停止寻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现在他梦中,这五年,她已经不知不觉成为陈宁心中最刻骨铭心的女人。

陈宁跟宋娉婷再次见面,彼此眼神都格外复杂。

黄得志的声音,却硬生生的打断两人的思绪,他打量着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陈宁,恶狠狠的问:“小子,你谁啊?”

陈宁看都不看黄得志一眼,他眼里只有宋娉婷,沉声说:“跟我走!”

宋娉婷泪如雨下,不断的摇头后退。

这家伙五年前强行占有了她,让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几年是怎么从别人的鄙夷讥笑中撑过来的。

现在,这家伙见到她第一句话,就是强势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黄得志的好事被陈宁打搅,现在还听到陈宁说要带走宋娉婷。

他怒道:“小子你是在找死,王强、张力,给我打断这家伙的腿!”

“是,老板!”

两个身穿高大的保镖,恶狠狠的朝着陈宁扑来。

砰砰两声,陈宁闪电般踢出两脚,直接把两个保镖踢得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两个保镖都是胸膛深深下陷,肋骨全断,当场昏迷。

陈宁踢翻两个保镖之后,冷冷的朝着黄得志走过去。

黄得志没想到陈宁身手这么强,他色厉内荏的喝道:“你想干什么?”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明大集团的老板,黄得志!”

“在整个中海市,没有人敢得罪我,得罪我的下场都死得很惨。”

陈宁走到黄得志面前,冷冷的问:“废话都说完了吗?”

黄得志傻眼,本想搬出身份威吓陈宁,但没想到却换来陈宁这么一句话,在中海竟然有人不怕他?

陈宁抬起脚,狠狠的踢在黄得志的左脚上。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声响起!

黄得志的左脚骨头直接被陈宁踢断,他发出凄厉的哀嚎,满地打滚。

陈宁视若无睹,朝着满眼震惊的宋娉婷走过去,声音比刚才柔和了许多:“跟我走?”

“我不!”

她咬着嘴唇拒绝,她原谅不了他。

就是这个恶魔,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五年前那晚之后,我到处找你,找了足足五年,现在你别想再逃。”

陈宁说完,霸道的把她直接拦腰抱起,大步离开。

第2章

陈宁强行把宋娉婷从天姿公司抱走。

宋娉婷没有挣扎,似乎认命了。

只有眼泪不断的从她眼眸流出,陈宁忍不住又心疼了。

陈宁从天姿公司大厦出来,他就不忍心的把宋娉婷放下。

平日素来不懂温柔为何物的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柔声的说道:“给我一个机会弥补你们母女,可以吗?”

宋娉婷抬起头,眼睛里终于恢复了一点生机,不过她依旧闭紧嘴唇没有说话。

陈宁又说:“就算是为了女儿的幸福也好。”

提起女儿,宋娉婷立即重新变得坚强起来。

再柔弱的女人,为母则刚。

她望着陈宁,陈宁眼神坚毅真诚。

良久,她终于开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不是因为我原谅你,而是因为我女儿需要一个爸爸。”

“你可以跟女儿相认,也可以搬进我家住,给她父爱。”

“不过,我要说清楚的是,我让你跟女儿相认,并不代表承认你是我的老公,你明白吗?”

陈宁清楚宋娉婷的意思,她是为了女儿的幸福而妥协,答应让他跟女儿相认。

但她不会跟他相爱,彼此不是真正的夫妻。

陈宁知道这些年,宋娉婷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心结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解开的。

他同意:“我答应你。”

......

彼时!

金苹果幼儿园,中班1班。

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怯生生的坐在教室靠窗的位子上。

她眼睁睁的看着周围的小朋友,一个个的被爸爸高高兴兴的接走。

她眼眸里充满了羡慕,喃喃自语的说:“如果,清清的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就好了。”

同桌是个圆头圆脸的小胖子,小胖子听到她的话,立即就嘲笑的说:“宋清清你少做梦了,全班都知道你没有爸爸,我妈说你是野孩子!”

宋清清闻言瞬间急了,眼睛红红的:“不是的,我有爸爸,我妈妈说只不过是我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暂时不能回来而已。”

此时,周围的小朋友们都凑过来了。

小胖子振振有词的说:“你就是野孩子,没有爸爸。”

宋清清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扁着嘴倔强的说:“不,我不是,我有爸爸......”

小胖子见宋清清要被他说哭了,他更得意了,叫囔的说:“你是,你就是野孩子。如果你不是野孩子,你有爸爸的话,为什么你爸爸从不来幼儿园接你呢,你爸爸呢,在哪里呀?”

“我在这里!”

门口传来一个霸道的声音,把教室内众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

只见一对夫妇从门外进来,男的相貌英俊,女的美丽动人,正是陈宁跟宋娉婷。

“妈妈!”

宋清清跑过来,拉着宋娉婷的手,眼睛却望向陈宁,她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期待,询问道:“妈妈,他是清清的爸爸吗?”

陈宁没有等宋娉婷开口,就已经蹲身将宋清清抱起来,声音难掩激动:“对,宝贝,我就是你爸爸。”

宋清清将信将疑,直到旁边的宋娉婷点头承认。

她才激动起来,小脸蛋因兴奋而涨得潮红,搂住陈宁的脖子,亲热的喊道:“爸爸!爸爸!爸爸!......”

陈宁抱着女儿,内心充满了柔情,温柔的一声声答应着。

宋娉婷在旁边听女儿喊爸爸喊得真切,心中忍不住一颤。

女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拥有父爱。

宋清清被陈宁抱着,她搂着陈宁的脖子,一口气喊了好几声的爸爸才愿意停下来。

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如此骄傲。

她转头望向旁边的小胖子,自豪的说:“看到没有,我有爸爸,我不是野孩子。”

小胖子望着被陈宁抱着、满脸幸福表情的宋清清,大声的说:“他才不是你爸爸,我妈妈和我说,你妈妈跟一个野男人生的你。”

宋娉婷知道这个小胖子是熊孩子,经常欺负女儿。

可她没想到,这小胖子如此过分。

她再也忍不住,开口批评教育了小胖子一句:“小朋友,要懂得团结友爱,不可以说脏话,更不许欺负同学哦。”

宋娉婷的声音不大,也不算严厉。

但小胖子却哇的一声,当场大哭起来。

“宝贝儿子,谁欺负你了?”

如同破锣般难听的声音响起,一个身材臃肿,打扮得珠光宝气的中年妇女,满脸怒容的从教室门口进来。

这富态妇女,正是小胖子的母亲,张太太。

小胖子见到妈妈来了,抬手指向宋娉婷,哭着说:“妈妈,她欺负我,她打我!”

“你敢打我儿子,老娘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张太太怒冲冲的抬起右手,狠狠的朝着宋娉婷的俏脸扇去。

宋娉婷刚刚想要跟对方解释,但没想到对方这么蛮横,直接就打人。

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没法躲开。

眼看对方手掌,就要落在她脸上。

可就在此刻,陈宁却出手了。

陈宁左手抱着女儿,右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抓住张太太的手腕。

张太太的巴掌距离宋娉婷的脸颊仅有几厘米远,却硬生生的停住,没法再向前分毫。

她还没有回过神来,陈宁已经反手啪的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一巴掌打得她彻底懵了,刚刚在美发店精心烫好的发型,也成了鸡窝。

她捂着脸庞,不敢置信的望着陈宁:“你敢打我?”

陈宁漠然道:“子不教母之过,你还搬弄是非,辱人清白,罪加一等,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

此时,幼儿园的老师从洗手间回来了。

老师没想到她就离开一会儿,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连忙的过来道:“张太太你没事吧?”

张太太回过神,如同被踩到尾巴的母老虎。愤怒的一把推开女老师,指着陈宁尖叫说:“你敢打我,你们给我等着!”

她说完立即打了个电话,过了短短的几分钟。

轰!

汽车引擎声,车胎摩擦地面声,从外面传来。

两辆黑色奔驰,长驱直入,通过幼儿园校门都没有丝毫减速,直到幼儿园教学楼前,才猛然急刹停下。

两辆奔驰豪车上,下来五个衣着光鲜的男子。

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满脸横肉,怒气冲冲的带着四个手下走进教室:“是谁欺负我老婆孩子?”

第3章

张太太见到这个满脸横肉的男子,喜形于色,屁颠屁颠的迎上去,委屈道:“你怎么才来,你如果再来晚一点,恐怕你老婆孩子都要被人打死了。”

男子脸色阴沉:“我看看是谁这么有种,敢打我张万龙的老婆孩子。”

张万龙!

宋娉婷听到这个名字,她眼睛里的担忧之色更浓。

她知道张万龙在中海鼎鼎有名,有钱有势,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惹得起的。

张太太抬起手指着陈宁、宋娉婷,冷笑的说:“就是这对狗男女,老公,这件事你处理得不能让我满意,我立即就跟孩子搬回娘家住。”

张万龙眯着眼睛说:“简单,女的掌嘴,把她牙齿打光为止;男的话,他哪只手打的你,就敲断他哪只手好了。”

小胖子开口道:“爸爸,我也要打宋清清那野孩子,她也欺负我。”

张万龙微笑的摸着儿子的头:“好,找根绳子绑着那小野种,让你当狗牵着玩。”

张太太闻言眉开眼笑,小胖子兴奋的拍手说好耶。

现场幼儿园老师,还有不远处前来接小朋友的家长们,听到张海龙的话,一个个都朝着陈宁一家三口,投来怜悯的目光。

得罪张万龙,从没有好下场的。

宋娉婷此时也焦急起来,她上前一步,对张万龙说道:“张先生,我是宋家的人,我叫宋娉婷。这件事我想跟你解释一下,其中有很多误会。”

张万龙冷哼:“你不用跟我解释,我张万龙行事,从不需要听别人解释,我说这么着就是怎么着!”

“而且你也不用搬出宋家来吓唬我,我没有把你们宋家放在眼里。”

“何况据我所知,你堂堂宋家小姐,偷男人,未婚生子。你让宋家蒙羞,宋家老爷没有把你逐出家门已经算是好的了。”

“你敢找个野男人来欺负我老婆孩子,今天我就帮宋家教教你做人!”

张万龙说到这里,冷冷的吩咐他身后的四个保镖:“你们还不动手?”

“是,老板!”

四个保镖齐齐的应了一声,然后气势汹汹的朝着陈宁一家三口扑来。

“找死!”陈宁眼睛闪过一抹冷芒,对身边的宋娉婷说道:“捂住清清的眼睛。”

宋娉婷听到陈宁这话先是愣住,然后她意识到什么,连忙抬起手捂住女儿的眼睛。

陈宁大步上前,迎面一拳砸在冲在最前面的对手脸上。

在令人发憷的骨裂声中,那名保镖仰头栽倒。

另一个保镖趁机挥拳,擂向陈宁的脑袋。

陈宁侧身避过,一拳砸断对方的手臂,再一肘击中对方的胸膛,对方狂喷出一口鲜血,往后仰倒。

第三个保镖刚刚靠近,就被陈宁合身一撞,瞬间这家伙被撞得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墙壁上,然后顺着墙壁滑落地面。

最后一个保镖想要从陈宁侧面偷袭,陈宁闪电一脚,啪的踢中对方脑袋。

对方瞬间如同被砍倒的大树,轰然倒地。

现场众人瞠目结舌,没想到陈宁身手这么强悍。

陈宁走到张万龙面前,也不多废话,一手按在张万龙肩膀上,冷冷的说:“跪下!”

张万龙感觉肩膀那只手仿佛有万钧之力,他情不自禁的往下跪。

扑通!

张万龙双膝着地,重重的跪在地上,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啪!

一声脆响!

他还没有来得及惨哼,陈宁已经左右开弓,给了他几个耳光。

张万龙被打得满嘴鲜血,却如毒蛇般死死的盯着陈宁,狞笑道:“小子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可是宝哥的人,你竟然敢动我,你死定了!”

宝哥,董天宝!

现场的老师跟家长们,听到张万龙这话,都想起来了。

这东城区是董天宝的地盘!

董天宝是东城的地下霸主,性格狠辣,而且极度护短。

张万龙却是董天宝的心腹,格外受到董天宝的器重。

大家望向陈宁的眼神,都充满了怜悯,心想:冲动是魔鬼啊,你这次彻底闯祸了。

你身手厉害,能够打倒几个对手,但能够打倒几十个,甚至几百个吗?

本来张万龙是只要断你一条胳膊的,现在恐怕要你的性命了。

就连不远处,抱着女儿的宋娉婷,俏脸表情也越发的紧张跟担忧起来。

陈宁听着张万龙的叫嚣,面不改色,只不过眼神越发的冰冷:“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张万龙瞪着陈宁,狰狞道:“有种让我打个电话,十分钟后,我要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张万龙话音刚落,啪的一声,一件东西狠狠的抽在他脸上。

竟然是一部三防手机!

张万龙惊疑不定的抬起头,望向陈宁。

陈宁漠然道:“你打!”

狂妄,真是太狂妄了!

张万龙咬牙切齿的捡起地上的手机,飞快的拨打了董天宝的电话号码,大声求救。

打完电话,张万龙狞笑的望着陈宁:“你等着受死吧!”

周围的人见状不断摇头,觉得陈宁赶紧逃跑是正事,还敢让张万龙把董天宝叫来,这不是阎王桌上偷供果,自寻死路吗?

宋娉婷也抱着女儿来到陈宁身边,她眼眸里全是担忧,小声的说:“陈宁,董天宝是东城地下霸主,心狠手辣且护短,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陈宁淡淡的道:“能够一次性解决的问题,何必等他们改日寻上门来?放心吧,我来处理。”

十分钟时间不到,幼儿园门口再起骚动。

在发动机轰鸣声中,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跟十几辆黑色轿车组成的车队,气势汹汹的闯入幼儿园。

“快!”

“快!”

黑色车队刚刚停稳,立即有数十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从车上下来,训练有素的集结。

劳斯莱斯车后座,下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络腮胡男子。

正是仅用了两年时间,就用狠辣手段,当上东城地下霸主的董天宝。

董天宝性格护短,睚眦必报。

现场众人见到董天宝出现了,一个个都吓得躲远远的,越发同情陈宁一家三口起来。

张万龙见到董天宝,愈发的激动,狰狞的对陈宁说:“你的死期到了。” 未完待续...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5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