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admin 5天前 ( 09-15 00:36 ) 23 抢沙发
原标题: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1张

……

……

……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月亮被乌云遮盖,风雨飘摇。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在她的眼中,是一片火光的投影。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照亮了整座迦南,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

迦南,他们的家乡,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死后连渣都不剩。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她想要冷静下来,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那是她父母的鲜血。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或者说,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

“哒,哒,哒。”令人绝望的脚步声,冰冷无情。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大概我要死了吧,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洛洛紧咬牙齿,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展开全文

“砰。”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洛洛心想。

她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

……

塞瓦斯托波尔,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贸易发达。人们富足安康,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

但是好死不死的,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父亲好像还认识他,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

对方才几岁,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反正就是吃醋了。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开口就要戒指。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怀特也想辩解什么,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出了名的赌博败狗,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

好了,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真是亲爹亲妈啊。

“呃……杰克?”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低声询问道。

“嗯。”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

“那啥,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

“没事。”杰克微笑。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有男有女。

“不是在当铺吗?”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

“呃……当铺嘛,你懂啦,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

杰克点点头,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这家赌场门口挂着“澳门皇家赌场”的牌匾,甚是嚣张。

“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

“你你你,我特么社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他的赌运是真的菜,十有九输。

“我们来拿回戒指。”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开口道。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发起了愣。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

“哦哦哦”,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小赌神,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

一日三餐,两人四季。

传世经典电影《教父》里有个场景:

迈克和手下正在谈论帮派事情的时候,

迈克的姐姐对着他说了一句话:

“父亲从来不会在餐桌上当着孩子们的面谈‘生意’。”

当时迈克愣了片刻,

然后吩咐手下走出了房间。

初时看到这一幕,颇有不解,

直到后来,迈克的父亲,

也就是老教父柯里昂亲口说:

一个男人可以在外面刀光剑影,

但餐桌是生活的圣地,只要你坐在家人面前,

要做的就只有扮演好你慈父、好丈夫的角色,

给家人温暖和幸福。

一个男人可以在外面刀光剑影,

但餐桌是生活的圣地,只要你坐在家人面前,

要做的就只有扮演好你慈父、好丈夫的角色,

给家人温暖和幸福。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2张

一张看似平常的餐桌,

往往就是家庭的温度、婚姻的缩影。

感情的真理,不在别处,

就寓居在一粥一饭的烟火气之间。

婚姻好不好,看两人吃饭就知道

一顿饭,可以吃出万千乾坤,

只要你是有心人。

表婶是四川人,爱吃辣,表叔则偏好甜食,

刚结婚那会儿,在吃饭的习惯上,差别很大。

于是,两人都为对方学习他们喜欢吃的饭菜,

约定不定时为对方做一道菜。

听表婶说,由于当时表叔不怎么能吃辣,

所以每每吃完饭后,都要吃上两片去火药。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3张

……

……

……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月亮被乌云遮盖,风雨飘摇。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在她的眼中,是一片火光的投影。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照亮了整座迦南,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

迦南,他们的家乡,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死后连渣都不剩。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她想要冷静下来,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那是她父母的鲜血。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或者说,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

“哒,哒,哒。”令人绝望的脚步声,冰冷无情。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大概我要死了吧,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洛洛紧咬牙齿,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砰。”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洛洛心想。

她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

……

塞瓦斯托波尔,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贸易发达。人们富足安康,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

但是好死不死的,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父亲好像还认识他,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

对方才几岁,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反正就是吃醋了。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开口就要戒指。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怀特也想辩解什么,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出了名的赌博败狗,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

好了,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真是亲爹亲妈啊。

“呃……杰克?”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低声询问道。

“嗯。”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

“那啥,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

“没事。”杰克微笑。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有男有女。

“不是在当铺吗?”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

“呃……当铺嘛,你懂啦,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

杰克点点头,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这家赌场门口挂着“澳门皇家赌场”的牌匾,甚是嚣张。

“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

“你你你,我特么社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他的赌运是真的菜,十有九输。

“我们来拿回戒指。”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开口道。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发起了愣。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

“哦哦哦”,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小赌神,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4张

经过长久的磨合,他们才终于适应了彼此的口味,

在妥协与付出中,收获了惊喜和甜蜜。

很多婚姻的破裂,

并不是一方出轨或遭遇到大的变故,

更多是从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开始的。

在琐碎中抱怨,在琐碎中失望,在琐碎中心死。

而所谓真情,就藏在生活的点滴细节里,

它不需要天长地久的情话来装饰,

只需要实实在在的行动。

婚姻好不好,

看两人吃饭的样子就知道。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5张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6张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现在不少年轻人吹嘘所谓“新潮”的婚姻状态:

厨房装修得很华丽却从来不开火,

下馆子和叫外卖填饱三餐;

“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衣食住行”...

不是失了烟火气,就是让婚姻“职责分明”。

三毛曾说过:

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

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去,

是不容易天长地久的。

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

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去,

是不容易天长地久的。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7张

……

……

……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月亮被乌云遮盖,风雨飘摇。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在她的眼中,是一片火光的投影。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照亮了整座迦南,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

迦南,他们的家乡,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死后连渣都不剩。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她想要冷静下来,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那是她父母的鲜血。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或者说,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

“哒,哒,哒。”令人绝望的脚步声,冰冷无情。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大概我要死了吧,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洛洛紧咬牙齿,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砰。”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洛洛心想。

她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

……

塞瓦斯托波尔,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贸易发达。人们富足安康,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

但是好死不死的,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父亲好像还认识他,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

对方才几岁,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反正就是吃醋了。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开口就要戒指。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怀特也想辩解什么,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出了名的赌博败狗,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

好了,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真是亲爹亲妈啊。

“呃……杰克?”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低声询问道。

“嗯。”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

“那啥,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

“没事。”杰克微笑。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有男有女。

“不是在当铺吗?”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

“呃……当铺嘛,你懂啦,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

杰克点点头,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这家赌场门口挂着“澳门皇家赌场”的牌匾,甚是嚣张。

“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

“你你你,我特么社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他的赌运是真的菜,十有九输。

“我们来拿回戒指。”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开口道。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发起了愣。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

“哦哦哦”,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小赌神,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8张

著名节目主持人李咏,

最大的志向就是“老婆孩子热炕头”,

每次哈文在厨房忙乎饭菜,

他说在旁边等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黄磊近些年在电视和电影方面的邀约不断,

可以说是事业季的大丰收,

但他依然坚持回家,亲力亲为下厨做饭。

妻子孙莉不会做饭,在他眼里是一种可爱,

孙莉怀孕期间,黄磊便专心研究食谱,

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结果最后两人都胖了不少。

夫妻之间的感情,其实再朴实不过了。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就是最好的告白;

和爱的人每天一起吃饭,就是最好的陪伴。

一蔬一饭,皆是生活,一勺一菜,都是爱。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9张

……

……

……

迦南古国的夜晚很静,月亮被乌云遮盖,风雨飘摇。

雨滴激射落入洛洛漆黑的瞳眸里,在她的眼中,是一片火光的投影。

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照亮了整座迦南,人们哀嚎痛哭尸横遍野,鲜血流遍了古国每一寸土地。

迦南,他们的家乡,被世人称作乐土的地方,如今被一群铁血无情的刽子手摧毁了。

一尊尊宛若恶魔的骑士冲了进来,他们手上持着她从未见过的武器,从城门一直杀到到迦南王的行宫,一路畅通无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个受万人敬仰的大魔法师也被为首的铁血骑士一炮轰死,死后连渣都不剩。

那就是圣国耶路撒冷研究出对抗魔法巫术的强大武器吗?骑士简简单单的一炮,就彻底扑灭了所有迦南人反抗的勇气。

洛洛藏在尸体下瑟瑟发抖,她想要冷静下来,但是身上的温热却不断地刺激着她,那是她父母的鲜血。她藏在父母的尸体下,或者说,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用身体挡住了刽子手的子弹。

“哒,哒,哒。”令人绝望的脚步声,冰冷无情。

可是脚步声到洛洛的跟前便没了,那人也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大概我要死了吧,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了……洛洛紧咬牙齿,眼泪流过之处是白嫩的肌肤,她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砰。”忽然那个骑士单膝跪地,手上的长剑毫无阻碍地插入洛洛跟前的土地。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洛洛脑袋开始发昏,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刽子手应该走了吧,洛洛心想。

她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目光灼灼闪着海蓝色光芒的眼睛。

……

塞瓦斯托波尔,一座临海而建的港口城市,贸易发达。人们富足安康,这里不受战争的侵扰,所以人们每天都闲着没事干,不是出门溜鸟就是堵在街口唠家常。

怀特今天有个麻烦事儿需要解决,他偷拿了父亲的银戒指去赌博。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那个银戒指被冷藏了四五年,保存它的盒子上灰尘都有两指厚。

但是好死不死的,那个戒指真正的主人来了,父亲好像还认识他,笑脸相迎满汉全席地招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个家里的小少爷。

对方才几岁,莫不是自己的远方亲戚?父亲为何如此照顾他……怀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啥,反正就是吃醋了。自己生日或是圣诞节,都没对方来做客吃的好。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个嚣张的家伙拒绝了晚宴,开口就要戒指。然后偷戒指的事就被发现。怀特也想辩解什么,但是整个塞瓦斯托波尔的人都认识自己,出了名的赌博败狗,家里丢了值钱玩意儿肯定是自己偷拿的。

好了,当着那嚣张家伙的面,被父母混合双打了半天,打完还问要不要一起打两拳,真是亲爹亲妈啊。

“呃……杰克?”怀特鼻青脸肿地走在前面,低声询问道。

“嗯。”身后的少年轻轻应了一声。

“那啥,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戒指的主人还会回来拿。”

“没事。”杰克微笑。

金色的碎发向后竖起,海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怀特第一次见到这么英俊长相精致的男人,估计城里的名媛见到都会发了疯似的尾随示爱吧。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去赌场的路上不断有人回头抛媚眼,有男有女。

“不是在当铺吗?”沉默许久的杰克忽然出声,指着城里唯一一家当铺说道。

“呃……当铺嘛,你懂啦,去他那的话要压价很多不划算,不如直接交给赌场的老板抵债。”

杰克点点头,两人一语不发直接走到了赌场门口,这家赌场门口挂着“澳门皇家赌场”的牌匾,甚是嚣张。

“呦你瞧瞧这是谁来了,不是我们的小赌神怀特老爷吗?”守门的家伙大声指着怀特,用一种起伏无常的语气笑道。

“你你你,我特么社保。”怀特面对对方的嘲笑也毫无办法,他的赌运是真的菜,十有九输。

“我们来拿回戒指。”杰克按住躁动的怀特,开口道。

守门的壮汉这才注意到怀特身后的男人。一瞬间壮汉都被杰克的外貌所吸引,发起了愣。心道这么有气质的人肯定是个富贵人家,看来怀特这崽子抱上别人大腿了。

“哦哦哦”,壮汉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表示了解,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小赌神,你没告诉这位老爷我们堵坊的规矩吗?抵押的东西是拿不回去的!”

怀特心说能不知道吗?但是不来就要被父母打死了啊。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10张

余生,要和好好吃饭的人在一起

看钱钟书先生与杨绛先生之间的互动,

一定会被饭桌上的小细节所打动。

杨绛陪钱钟书到英国读书时,初来乍到很不适应。

一大早,她还在睡梦之中,可钱钟书早已在厨房忙活了起来,

很是“笨拙”的煮了鸡蛋、烤了面包、热了牛奶、沏了红茶。

轻轻叫醒杨绛后,在床上摆上小桌,将早餐放到桌子上,

这样杨绛就可以在床上吃早餐了。

杨绛说:“这是我吃过最幸福的早饭。”

杨绛陪钱钟书到英国读书时,初来乍到很不适应。

一大早,她还在睡梦之中,可钱钟书早已在厨房忙活了起来,

很是“笨拙”的煮了鸡蛋、烤了面包、热了牛奶、沏了红茶。

轻轻叫醒杨绛后,在床上摆上小桌,将早餐放到桌子上,

这样杨绛就可以在床上吃早餐了。

杨绛说:“这是我吃过最幸福的早饭。”

最好的婚姻,莫过于:

“有你陪我立黄昏,有你问我粥可温”。

一生很短,

找个能温暖你的胃和灵魂的人在一起,

生活就会变得明朗又可爱。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11张

多年以后,

也许会忘记不少婚姻的美好瞬间,

但那个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却能够一直清晰。

吃的是饭,暖的是心。

林清玄说:

浪漫,就是浪费时间慢慢吃饭,

浪费时间慢慢喝茶,浪费时间慢慢走,

浪费时间慢慢变老。

浪漫,就是浪费时间慢慢吃饭,

浪费时间慢慢喝茶,浪费时间慢慢走,

浪费时间慢慢变老。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12张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13张

餐桌是烟火气,也是经营感情之所。

婚姻中,并没有那么多大风大浪

一日三餐,便是修行。

也许我们忙碌奔波一生,

只为找到一个能在柴米油盐的琐碎中相濡以沫的人,

在餐桌前一起做菜,好好吃饭,认真相爱,长情到老。

那样便足矣。

你吃饭的样子,暴露了你的婚姻  第14张

图文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