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硕士生学历的剩女找了在物业公司上班的他,过后却是一地鸡毛

admin 4天前 ( 09-16 00:47 ) 8 抢沙发
原标题:硕士生学历的剩女找了在物业公司上班的他,过后却是一地鸡毛

我随小姑去吃饭,席间有一陌生男子,三十出头,口齿伶俐,不由地就说了两句无关痛痒的话。出于礼貌,还相互问了名字。饭罢,小姑问:“你觉得唐明怎么样?”

我一愣,唐明是谁?

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就是刚才那男子,我竟然转眼就忘记了他的名字。我随口答:“哦,还好。”小姑却掷地有声地告诉我,这是她同事,在物业公司搞后勤工作的,我妈见过几次,又从周围人那调查了一下,觉得他人老实可靠,又挺勤快,看中了。

硕士生学历的剩女找了在物业公司上班的他,过后却是一地鸡毛

我有点不满。因为我30岁了,还没嫁出去,父母的标准一降再降,估计也是怕我生气,才让小姑安排了这莫名其妙的见面来试探我的口气。

我说,这人不行。

小姑急了:“怎么不行?人家虽然现在不算事业有成,但至少工作勤奋、又没有不良嗜好,最重要的是人很忠厚。现在不是流行经济适用男么?”

经济适用男。不知是谁想的这名词。因为想嫁入豪门或嫁给钻石王老五之类无望,于是退而求其次,又觉地自己找的男人并不出类拔萃,便给了这个自我安慰的名儿。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继续回绝,忽然看到小姑的脸,紧张得像等待判决。阳光下,她眼角的鱼尾纹都堆在了一起。我的心,软了。小姑年轻时是出名的美人,嫁得也不错,可是生活也没见得就多么幸福。她现在离了婚,跟一个比她小的情人在一起,家中水电费都要她亲自去交。

我一咬牙:“好吧,先交往一下试试。”小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马上容光焕发。

唐明频繁约我,他很识趣,遇到推脱,从来不胡搅蛮缠,东盘西问。渐渐地,我有点喜欢他的聪明了。那时候正好听一个朋友提起有个叫易 贤 易学的先生,说是帮人帮婚姻什么的有一手,这让我动了找他看看的想法。加上先生后我把八字发了过去,先生看过后:“缘主这文运不错啊,学历得有本科以上了吧?”看着先生回复的信息,我惊着了,回复:“对的,我是硕士学历,从小学习就没有很费力,那先生你看看我姻缘呢。”过了好一会先生才道:“你的正缘要明年中旬到来后,后年能成婚的,不过看你最近像是会有桃花运来,只是这是你的烂桃花,最好是自己把握好,免得得不偿失。”可周围的人或是我自己的看法,都觉得唐明挺老实的。也就没太把先生话往心里去。反正没急着结婚,就先谈着吧!

展开全文

周一,唐明打电话约我周末去参加他的同学聚会。我哑然失笑:“预约得挺早,今天才是这周的第一天。”他腼腆地笑:“夜长梦多,得提前预约。”

到了周末,我几乎把这事忘记,接到唐明的电话,来不及打扮,跟他去了。真是个庞大的聚会,唐明拉着我的手,逢人便介绍:“这是我女朋友,汽车行业的产品工程师,是项目经理哦……”四五十人的大厅,等他一个个把我介绍过去,别人饭都吃完了。我第一次见一个男人的这种状态,他身上有了一种莫名的光芒。因为有我,他一晚上都无比荣耀。而我,静静地站在一边,也忽然有了母亲一般慈爱的目光。

几天后,我与唐明出去玩,途经他家,我忽然想逗逗他:“约我上去坐坐吧?”他爽快地同意了。这是租来的房子,一居室,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整洁的男生房间。他的衣服折得像正在服役的军人,鞋子都摆放得一丝不苟。我忽然想到自己的房子,一拉开衣柜门,所有的衣服都会哗啦啦全部掉出来,我的被子也从来都没有叠过。

我喜欢整洁的男生

带他去我父母家,他抢着干活,连刷碗这样没地位的事都抢着干了。我开车送他上班,他真心拒绝,要自己打车,并充满歉意地认为自己没钱买车深深地对不起我。

我开始陪他去看电影,开始在拒绝约会的时候先犹豫一下,开始在说话时注意照顾他的感受。交往了两个多月,我开始允许他在我的房子里过夜。这样他上班就会比我远很多。我懒,不会起早床送他。每次早上醒来,看到我的房子史无前例地整洁,我就总会心情愉悦。我想我也退而求其次吧,经济适用男有他的好。

我开始为嫁不嫁他而动摇。几乎是同时,我发现自己身体的异样:嗜睡,疲倦,大姨妈不来。我知道这意味着怀孕。可是,这怎么可能?唯一的解释是,他在套套上做了手脚!

晚上路过药店,我花二十块钱买了一支最贵的试纸。等待的过程我的心跳得厉害。这不是单纯的结果的问题,而是,如果真的证实了他在套套上做了手脚,那么我应该怎么接受他?这样不磊落的行为将颠覆他的形象,使本来就没有下定决心的我如何抉择?

我看着红线慢慢地升上去,又淡下来,最终留下两条红线。我头晕目眩。

晚上唐明打电话来,问我想吃什么,他从菜市场捎回来——菜市场的青菜总时比我家楼下超市里便宜五毛钱。为此他总是拎着菜从他公司转两道公交到我家来。我以前总觉得他可爱,不停表扬他。可是今天,我半晌没有说话。

半个小时后,唐明到了。他乐呵呵地系上围裙去炒菜。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忽然就觉得自己挺傻的。我名牌大学的硕士,年薪三四十万,靠自己的能力买房买车,最后竟然被一个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男人蒙蔽了,还考虑过结婚的问题。

我努力让自己说话而不是责问:“你在安全套上做过手脚!” 锅铲子的声音慢了下来。他肯定听到了,但他在装。

唐明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继续炒菜。他的表情极度尴尬。他一定没想到我还挺狠的,不同于他以前认识的那些会吵会闹的小女生,所以一下失了对策。

“什么玩意儿!”我恨恨地骂了一句。

可是他竟然还在装,真是叫我由衷钦佩啊。他也可能是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所以干脆装到底。总之我发现我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我一下来了火。我上前去把防盗门大大地拉开:“你给老子滚!”唐明才放下锅铲子过来好好说话:“燕子,你是不是怀孕了,别这样……”我顾不上那么多,使了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到门外,然后用力将门关上,任他在外面怎么狂喊都不搭理。过了一会儿,声音变到窗口去了。他说:“你开门呀,我的包还在里面。” 我拉开窗户,把他的包从12楼扔了下去。

等我转身回到客厅,菜糊了。那味道,苦得令人泪下。

那个晚上,唐明在楼下叫我叫到半夜。我也让他领教了一个女人的决绝。

深夜楼下安静了,我不得不考虑孩子的问题。我曾做过两次人流,近两年一直很小心,是因为真心地想在将来要一个孩子,不能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现在孩子来了,怎么办?

我上网查一个孩子的花费,网上说家庭条件好的话,一个孩子在五岁前加保姆的花费大约在每月四千到五千元左右。这于我而言完全不成问题。而后我又打电话给一个离了婚的女性朋友,她说一个人带孩子挺好。自己还有固定情人,对她不薄。

我还在网上找了个单亲妈妈的Q Q号,加了。聊了一会儿,发现她所说的问题我都可以接受。比如会与父母翻脸,会被人议论,要回答孩子关于爸爸的问题,等等。她说,其实社会越是开化,歧视越是会小。我们会越来越好。

最后一句话令人心酸,可我还是做出了决定,留下这个孩子。这是我的孩子。我三十岁了,我应该有个孩子。世上有那么多的单亲妈妈,她们并不是凄苦的代名词,她们很多都活得恣意妄为。那是我并不排斥的一种状态。

做了这么重大的决定,我感到前所未的轻松。我要带着我的孩子慢慢长大,这并不是代表我就不再信任爱情了。爱情我还会寻找和等待,却不是抱着必须结婚生子的目的了。这样多好。

几个朋友知道我要做单亲妈妈,一夜之间,我所有认识的人都知道了。看来这年头,做一个这样的选择还是件挺轰动的事。糟糕的是大家都知道这个可怜宝贝的爸爸是唐明,唐明是我不要他了。

唐明像疯子一样打电话、发微 信。不知道怎么想通了,在微 信里承认是他做了手脚,只因太想跟我结婚。他现在是诚实的,但我已经不需要了。反复几次后,他竟然发微信来问:“你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是不是那是别人的小孩?”我连回都懒得回。

第三天,唐明又打电话来,言辞诚恳地问我:“就算是要分手,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与你好好谈谈?”我想了想,的确,永久地被他这样骚扰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晚上下班,我把唐明约到离公司不远的一家咖啡厅。我一坐下劈头就说:“我讨厌做事不磊落的男人,加上我本来就很犹豫。”唐明一下子跳起来:“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怪异吧?其实我今天已经决定了,就算那是别人的小孩我也可以原谅你……”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转脸看到他犹疑地望向我,那目光是想求证,这到底是谁的孩子?

我在那一瞬间发现,我错了。是的,唐明接触的都是平凡而保守的同事,他们无法理解一个女人有了一个男人的孩子后却死心踏地要分手,还要固执地生下这个孩子自己抚养。他和他的圈子都会觉得:第一,要真有矛盾就是分手,但会堕胎;第二,想要孩子就趁着肚子没大赶紧结婚,这样的选择才正常的。所以以他的推论,我必定是怀上了不能确定来头的孩子才会铁了心与他分手。

到底是谁在怪异,谁在荒唐?我要我的孩子却不想对配不上我的男人妥协,这有错吗?

我站起来要走。唐明过来拉我,我堆积太久的烦躁全盘爆发。我猛地推他一把。他像有准备,站着没动。我再推,他却挡在那儿,忽然间从包里摸出个东西,快得几乎没有速度。我的每一个毛孔都抽紧了。寒光一闪,我看到他摸出的是一把匕首。他把左手摁在桌子上,右手持刀放在左手的手指上:“你若不说清楚,我就切下自己的手指。”

我怔在那儿,反应不过来。是的,我们是多么不搭调,我们完全的南辕北辙。我们的思维无法同步,我们在心灵上没有共同的理念和价值观,并且根本做不到对共同观念有清楚的认识与理解。

请原谅我的世俗,我真的越发看不起他。不过我还是被吓到,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势。

我努力地装作让自己平静,趁他不备疯狂地撞开他跌跌撞撞地跑了。直到我开车驶过了两条街,我才平静下来。我驶去医院的方向,我想我必须去医院打掉这个孩子,因为他的父亲永远不是我想象地那么简单。我已无法控制事态的发展,我要结束这可怕的事端。

我的手搭在方向盘上,不由地战栗。红灯亮了,行人密密麻麻地从我前面的斑马线上走过去,行色匆匆,毫无表情。没有谁会注意到这里有一个绝望的女子,独自驾车去的一个方向,那是让自己的孩子变成医院下水道里的污秽。最终我还是没能忍住,俯到方向盘上恸哭出声。站在唐明的立场上,他对此事的理解是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错的是我们当初跨度太大的选择。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选择一个这样的男人,除了经济的差距,更多的是对待事物的态度会有天壤之别呢?可惜先生早就提醒过我,却没太在意。会想着把我的事分享出来也是希望能帮到正在迷茫的朋友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